欧赔即时赔率:老婆每天只想沾花惹草第11章全章節完整版免費閱讀

威廉希尔足球即时赔率 www.993301.live 時間:2020-03-311舉報小編:user01

在言晏家吃飯的幾天之后,陳樹辭才終于想起來家里冰箱空了的事情,也終于有時間去一趟超市了,雖然是在晚上七點多到家之后打開冰箱才發現的。

晚上也沒有什么別的事情,陳樹辭想了想,還是決定去一趟超市,還好只是七點多,也不是很晚。

正要出門,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裙子和高跟鞋,又折身回去換了一身簡單的運動套裝和球鞋,踩上球鞋的一瞬間,陳樹辭只覺得從來沒有這么輕松過,走起路來都輕松了不少。

隔壁的言晏聽見動靜,猜著應該是陳樹辭回來了,趕緊跑出來看看,想著還能說兩句話,不過當知道她要去超市之后,立刻邊轉了主意:“你一說我就想起來,我冰箱里東西也快要吃完了,該去趟超市了,一起吧,我幫你提東西怎么樣?”

陳樹辭沒什么意見,就答應了下來。

見陳樹辭答應了,言晏也沒有掩藏自己的高興,一臉笑地轉身回去換了雙球鞋,拿了兩個超大的環保袋,就一路小跑著來了。

這段時間兩個人的接觸多了,也熟悉不少了。陳樹辭開車,言晏坐在副駕,兩個人就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聊天,車窗沒有關,車子一路疾馳,外面的風也溜進來一些,吹的人很***。

陳樹辭眼睛看著前面的路況,沒有注意到身邊的言晏手肘抵在車門上,撐著臉頰看著自己。

路邊一盞一盞路過的路燈燈光忽明忽暗地打在陳樹辭的臉上,有些看不清她的神情,言晏猜她應該臉上滿是認真,她做事的時候,總是認真的很。

客串《最好與你一起》的時候,就算是第一次面對鏡頭很不習慣,也努力克服自己的不習慣,跟在柯時新身邊一直請教,盡力做好。學習唱歌的時候,就算被她自己的跑調弄的毫無辦法,也一直沒有放棄,把他的示范錄音錄下來,一遍一遍聽,一遍一遍練習。

車里很安靜,只有電臺里放的歌曲調悠揚婉轉,言晏一聽前奏,就知道這首歌了,想起來里面的歌詞,嘴角沒忍住揚了起來。

浮云散明月照人來,

團圓美滿今朝最。

清淺池塘鴛鴦戲水,

紅裳翠蓋并蒂蓮開,

雙雙對對恩恩愛愛,

這園風兒向著好花吹,

柔情蜜意滿人間。

講的是兒女情長,每一個字都被唱的百轉千回,勾人遐思,言晏確信自己看到了陳樹辭面上的表情有一瞬間的怔愣,原本掛在嘴角的安靜的笑,現在出了聲音。

陳樹辭沒有想到電臺里放的歌是這樣的,都是成年人了,多少也能明白歌詞中的兒女情長,其實也沒什么,兒女情長本來就是人之常情,只是車上不止自己一個人,尤其那個人還笑出了聲音。

一路上氣氛都有些怪異,尤其兩個人在車廂這么一個狹小的空間之內,不過還好,很快就到了超市,下了車之后,空間不在狹小,寬廣的很,加上陳樹辭刻意忽略了之前的事情,兩個人之間的氛圍又融洽起來。

按著超市的路線規劃,兩個人先去三樓的零食區逛了一圈,陳樹辭對零食沒什么興趣,只拿了幾包餅干和一些方便面,哪天要是餓了可以充個饑,不過言晏好像挺喜歡零食的,一路逛下來,購物車里已經有小半車的零食了,膨化食品的包裝袋子里都是空氣,占了購物車不少的位子。

兩個人的重點是二樓的果蔬生鮮,對于要買什么,兩個人都沒什么計劃,所以是邊逛邊看,看上什么,就拿什么。

逛到水果區的時候,正好有一個試吃的攤位,試吃的是紅心的火龍果,陳樹辭見了有些嘴饞,想起來已經有好些時候沒吃過了,就徑直往那個試吃的攤位走過去。

言晏就低頭拿起挑了個芒果的功夫,身邊的陳樹辭就不見了蹤影,趕緊把芒果放進購物車里,抬頭四處張望,總算是看見了站在遠處試吃攤位前的人,趕緊推著購物車朝她過去:“怎么一聲不響就一個人過來了。”

“想吃了。”陳樹辭也沒看他,只專心吃著試吃攤位阿姨給的幾小塊火龍果果肉。

“姑娘,好吃吧,這火龍果甜得很,我特地給你挑了芯子那邊的肉。”阿姨眉飛色舞地跟陳樹辭宣傳:“你們小姑娘喜歡漂亮,吃這個正好,不長胖。”

見陳樹辭吃得開心,言晏估計她大概喜歡,就問阿姨要了個袋子,去挑了幾個回來放進購物車。

阿姨見著言晏這么上道,自然是開心,好話張嘴就來:“姑娘你看看你老公多疼你,看你喜歡吃,立馬就去拿了好幾個,真是好福氣啊,長得都這么好看,相配的很。”

陳樹辭聽了這話才回過神來,知道這阿姨誤會了,張嘴想要解釋,只是話還沒有從喉嚨里出口,就聽見言晏先開了口:“謝謝”。

還想說些什么,人就被言晏拉走了,走出去了一段路,陳樹辭才轉頭睜大了眼睛問言晏:“那阿姨誤會了!”

“那阿姨只是一個陌生人,沒必要解釋,解釋了之后場面多尷尬?”言晏看見前面的柚子,現在正是吃柚子的時候,推著車朝那邊走過去,“說句‘謝謝’就好了,場面上好看”。

“是嗎?”言晏這么一說,陳樹辭覺得好像有些道理,但又覺得哪里不太對。

柚子的攤位上也提供試吃,言晏拿牙簽叉了一塊倒陳樹辭嘴邊:“張嘴”。

陳樹辭聽他說“張嘴”,反射性就張開了嘴,直到感覺到嘴里被喂進了什么東西,甜甜的,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,也顧不上別的,先閉上嘴,把嘴里的柚子嚼了嚼咽了下去,才轉頭看向言晏。

言晏把那一小塊柚子喂進陳樹辭的嘴里之后,就沒有移開視線,一直看著她,雖然知道這么做有點不太好,但還是沒忍住,當時就是想要給她喂一口,不過喂都喂了,還能怎么樣呢?等她把嘴里的東西咽下去了,才問到:“甜嗎?”

陳樹辭沒說話,只是如實點了點頭。

“甜就好。”說著,言晏就去挑柚子去了,挑了兩個放在手里掂了掂,留下了沉的那個。

把柚子放進購物車之后,也差不多裝滿了,也沒有什么別的想買了,兩個人就去結賬了。

收銀臺都是一對一對的小兩口在排隊,這么一看,兩個人看起來和那些小情侶小夫妻好像差不多,怪不得那個阿姨回認錯了,陳樹辭在心里默默地想著,這念頭一出來,陳樹辭就在心里暗暗罵了自己一句。

人工結賬的收銀臺人很多,自助結賬那邊人更多,兩個人就安心在人工結賬這邊排隊,跟著隊伍一點一點地往前挪動。等輪到兩個人的時候,陳樹辭示意言晏去前面把東西裝袋,就自己跟收銀員結了帳。

言晏聽話地去裝袋了,他手腳快,等陳樹辭結好了賬,他這邊也差不多把東西都裝進之前從家里拿的環保袋里面了。

兩個人推著車往車庫走,言晏問了一句:“剛才你付了多少錢?”

“沒多少錢,我付了吧。”

言晏就點了點頭,沒多說什么。

陳樹辭這個人,雖然很聰明也很漂亮,但是到如今二十七歲了,還是沒有談過戀愛,倒不是她對這件事情沒什么興趣,只是這么多年,陰差陽錯之下,居然一次都沒有談過。

高中剛開始的時候,陳樹辭的性格雖然有一些小傲嬌,但是和同學們的相處也還可以,談不上有多親密無間,但同學之情還是有的,只是后來她莫名其妙被孤立被霸凌之后,也就不再拿這些人當同學了,不過就是在同一個空間內學習罷了,何況在陳樹辭的心里,實在是看不上這些人的行事,惡毒、愚蠢、骯臟,唯一有些好感的,便是當年那個幫過自己一次的男生,不過后來自己轉學了,就再也沒有見過了。

大學的時候,在胡方的影響之下,陳樹辭的性格也開朗灑脫了不少,不過當時一門心思鉆進學業和花花草草里了,校園戀愛的最后時機就此錯過。

工作之后的這幾年,也不是沒有機會,只是忙著打拼事業,以及沒遇到什么有感覺的人,也一直沒怎么歇下來,忙著忙著,就到了如今了。

陳樹辭雖然這么多年都沒談過戀愛,但是沒吃過豬肉總也見過豬跑,那么多感情戲也不是白配的,多少也感覺到了一些言晏的態度,不過雖然感覺到了,但是也不是很知道要如何回應,就只好把事情壓在心底,想著還是順其自然吧。

過了幾天,剛好到了國慶假期,陳斯朗也終于出差回來了,兄妹倆之前就約好了等陳斯朗回來,就一起回爸媽那邊吃飯。大家都工作了,各自都有各自的生活和工作,所以都沒有住在一起,只是時不時回父母那兒一起吃個飯什么的。

陳斯朗是下午的飛機,早早就把航班信息發給陳樹辭了,意思是讓她去機場接他,之后就一起回父母那邊,所以陳樹辭掐著時間就去了機場把人接上了。

“哥,你身上的香水味道蠻好聞啊,幫我問問原野,她用的是什么香水。”陳斯朗一上車,陳樹辭就聞到他身上的香水味道了,聞著是柑橘調,不過她對香水沒什么研究,只是向來喜歡柑橘調的香水。陳斯朗向來是不用香水的,倒是他身邊的助理傅原野喜歡香水,兩個人一起工作,陳斯朗身上總是難免沾上一些。

陳斯朗扣安全帶的動作微微一滯,仔細聞了聞,才聞出來身上的淡淡味道,想起來昨天喝了點酒之后發生的事情,懊悔不已。

“怎么了?”陳樹辭見他一直安靜不說話,轉過頭來問了一句。

“沒什么,我之后幫你問問。”這個時候多年練就的故作鎮定的功力就排上用場了,陳斯朗臉上風輕云淡。

兩個人到了父母家里的時候,***張姨正在廚房里忙活,孟奚見著兩個孩子回來了,開心地去選了一瓶酒,準備一家人晚上一起小酌一杯。

等飯菜都上桌了,眾人入了座,就聊起家常來了。

孟奚沒忍住,開口問陳樹辭:“你隔壁那棟房子之前不是一直在裝修,現在人搬***了嗎?”

陳樹辭抬眼看了一眼,沒有戳破她的話:“嗯,搬***了。”

之前言晏跟自己說過,就是因為在自己那兒見過這位孟阿姨,才會以為孟阿姨是他的鄰居,兩個人見過面,還說過話,現在還到自己面前來裝作不知道,也不知道心里打什么主意呢。

“男的女的?帥不帥?”孟奚臉上一臉好奇地問到。

陳樹辭懶得點破她話里的自相矛盾,只說:“男的,長得還行吧。”

孟奚沒想到那個小伙子的臉在自己這個女兒這里也只能得到一個“還行吧”的評價,原本還期望能有些什么,現在看來是不可能了,不由得有些失望。

坐在邊上的陳方銘摘了眼鏡,揉了揉自己的太陽***,覺得有些頭痛,在桌子下的腳輕輕踢了自家老婆一腳,示意她別再說了,一開口就是破綻,前面問是男的女的,后面又問帥不帥,自相矛盾,擺明了在套女兒的話,就自家女兒那個腦子,怎么會沒發現。

陳斯朗就低頭專心憋笑吃菜,不摻和她們母女兩個。

“小樹,媽媽跟你說啊,我有個小姐妹,她有個侄子,跟你一個高中的哦,長得可帥了,你要不要見一下啊。”孟奚努力推薦著。

陳樹辭,站起身給她的酒杯里添了一點酒,就微笑著拒絕了:“不要,沒空。”說完,又給桌上的幾個酒杯都添了一點點。

孟奚被拒絕了,一臉的傷心。邊上的陳爸對女兒這個答案早有預料,也沒多說什么,只是叮囑了幾句:“小樹,你現在還年輕,是打拼事業的時候,爸媽不會多說什么,只不過自己一定要注意身體,身體是革命的本錢嘛。”

陳樹辭乖巧應下。

晚上一家人在客廳里看電視,陳樹辭的手機突然響了,是胡方的電話,有些疑惑,今天是方桀的生日會,她應該在現場為偶像尖叫啊,怎么還有工夫給自己打電話,難不成生日會結束這么早?

那上手機去陽臺接了:“喂,怎么了,生日會結束這么早的嗎?”

胡方接通了電話就直奔主題:“陳樹辭你給我老實交代,你跟言晏什么關系,為什么他給我偶像錄的生日祝福視頻里有你!”

推薦閱讀指數: ★★★★★安卓客戶端閱讀蘋果客戶端閱讀

相關文章 / Related Articles

{ganrao} 河南快赢481视频 下载白城吉祥麻将 腾讯游戏麻将来了 福利福彩十二选五开奖 江西南昌微乐麻将下载 35选7历史开奖号码查询 星悦内蒙麻将 三肖必中一特马 追光娱乐棋牌官网 双色球开奖结果 波克填大坑手机游戏 哪个电视台直播意甲 分分彩计划最准软件 麻将游戏单机破解版 20选8有规律 宝博棋牌老版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