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威廉希尔足球即时赔率 > 小說首頁 > 古言現言 > 春日宴(白珠璣江玄瑾)完整章節全文閱讀 完整章節全文閱讀
春日宴(白珠璣江玄瑾)完整章節全文閱讀

世界杯即时赔率:春日宴(白珠璣江玄瑾)完整章節全文閱讀

威廉希尔足球即时赔率 www.993301.live 春日宴小說(已完結)全本閱讀在哪看?白珠璣、江玄瑾是小說中的男女主角,這是作者“白鷺成雙”原創的一部都市虐心大作,故事情節非常的曲折虐心,是一本不可多得的都市言情小說,喜歡的可以來了解下!春日宴小

3

舉報
下載閱讀

春日宴小說(已完結)全本閱讀在哪看?白珠璣、江玄瑾是小說中的男女主角,這是作者“白鷺成雙”原創的一部都市虐心大作,故事情節非常的曲折虐心,是一本不可多得的都市言情小說,喜歡的可以來了解下!

春日宴小說簡介

前一世,丹陽長公主李懷玉是眾人眼中囂張跋扈、禍害朝野的惡毒女人,就在新皇登基這一天,她因為一場意外而死于非命,就在眾人為她的死而歡呼雀躍的時候,丹陽公主卻在頭七這天借尸還魂,陰差陽錯的成了白府的四小姐白珠璣,而等待她的又將是一場血雨腥風的糾纏,噩夢才剛剛開始......

春日宴小說免費章節閱讀

"這滿街的白幡是做什么?嗬,官老爺都系白腰帶?"
"你是幾日沒出門了,連這都不知道?護國長公主薨了??!舉國齊喪呢!"
"護國長公主?你是說丹陽公主?她死了不是好事嗎?該敲鑼打鼓慶賀才是啊。"
"噓……這話被官差聽見,可要抓你坐牢的。"
茶肆里的人三三兩兩一桌,看著外頭漫天的紙錢,議論紛紛。
要說這丹陽公主,那可是北魏朝廷十二年的老蛀蟲,舉朝上下聞風喪膽的大禍害。分明是個女兒家,卻不顧廉恥在府里養了幾十個面首,勾搭朝臣、調戲權貴、玩弄權術、陷害忠良!
其所到之處,尸橫遍野、民不聊生。其惡行斑斑,罪狀之多、罄竹難書!
如果說要給丹陽公主寫個傳記,那朝中定然會有很多官員跳出來加筆,斟字酌句地用最刻薄的話將這位公主永遠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,讓她永世不得超生!
不過善惡有報,這位囂張多年的長公主,終于在大興八年,因為"謀殺重臣"被囚飛云宮,更是在新皇親政的這一天,"病"死在了自己的府邸,七竅流血,死狀極慘。
官府像模像樣地發喪,百姓們卻是暗自覺得痛快。
惡有惡報??!死得好!
一片痛快叫好聲中,雪白的紙錢紛紛灑灑地落下來,有的被風一卷,在空中打了個轉兒,飛到了官道旁邊的一所官邸門前,翻飛之間,飄過朱漆的牌匾。
白府。
府里西院的廂房里,有人翻了個身,手不經意掃落了床邊放著的藥碗。
"啪!"
一聲脆響,李懷玉猛然驚醒,心跳如擂鼓,睜眼就出了一身冷汗。撐著身子坐起來,喉嚨里抑制不住地***,睫毛也顫抖得厲害,半晌才六神歸位。
這是哪兒?
簡陋的廂房,各處擺設都陳舊而廉價,光從斑駁的雕花窗外透進來,照出空氣里四落的灰塵,像霧一樣朦朧。
皺眉盯著那些灰塵看了一會兒,懷玉有點茫然。
門"吱呀"一聲被推開,有個端著水盆的丫鬟跨進門來,一看見她就喜道:"小姐,你終于醒了!"
小姐?李懷玉皺眉看向她,心想這是哪兒來的不懂事的宮女???自己打生下來就被稱"殿下",何時被人稱過"小姐"?
"您這次可嚇壞奴婢了,奴婢差點以為您斷氣了!"丫鬟自顧自地嘀咕,滿懷嘆息。
斷氣?難不成她現在沒斷氣?懷玉愣了愣,深吸一口氣--
還真沒斷氣!
她……沒死?
一陣激顫從心尖傳到四肢百骸,李懷玉激動得爬了起來,跳下床撲到了窗臺,一把將那木窗給推開。
陽光璀璨,從她的指間照下來,落在她臉上,暖洋洋的。外頭幾叢野花開得正好,微風過處,搖亂玉彩。
定定地看了一會兒,她深吸幾口新鮮的空氣,露出了一個詭異的微笑。
老天有眼,她竟然還活著。
她丹陽長公主李懷玉,還活著!
身后的小丫頭像是被她的動作嚇著了,瞪大了眼,結結巴巴地喊了一聲:"小……小姐?"
笑意一頓,懷玉左右看了看,莫名其妙地回頭,指著自己的鼻尖問她:"你是在喊我?"
靈秀點頭,不解地看著她:"奴婢當然是在喊您啊小姐,您不認得奴婢了?"
懷玉認真地想了一會兒,搖頭道:"沒印象。"
她最后的記憶停留在飛云宮里的那一天,三月二十七,她飲下了御賜的鶴頂紅,吐著大口大口的血,狼狽地趴在軟榻上。
面前有一群人跪著,紅著眼哽咽著朝她磕頭,齊聲喊:"殿下--"
這兩個字像笛子吹空的嗚咽,幽幽地在大堂里回響了幾聲,夾雜著隱忍的哭聲,聽得人心里發酸。
之后她就閉上了眼,陷入了黑暗里。
照理說她應該是死了,就算沒死,也應該還在飛云宮啊,為什么會在這個陌生的地方?
疑惑地掃了四周一圈兒,懷玉看見了一方妝臺,連忙湊過去瞧了瞧。
鏡子里的人很陌生,細眉軟眼,皮膚白得像是從未見過陽光,襯得一頭烏發如云。巴掌大的臉,耳垂小巧,脖子纖細,套一身半舊的深色布衣,整個身上都沒二兩肉,感覺隨便來陣風就能給吹跑了。
這不是她。
世人都知道,丹陽公主刁蠻跋扈,一半仰仗自己皇室的身份,一半則是因為她那無雙的武藝。她習武多年,一身的鋼筋鐵骨,哪里會像這個竹竿子似的?
可她動一下,鏡子里的人也動一下,她做鬼臉,鏡子里那張秀氣的臉也跟著皺起來。
心里一沉,李懷玉扭頭問了一句:"今日年月幾何?"
靈秀怔愣地看著她,呆呆地道:"今兒個是大興八年,四月初四……"
四月初四?懷玉的嘴唇倏地白了:"丹陽公主已經薨了?"
靈秀點頭:"薨了,今日剛好是頭七,官府正出殯呢。"
李懷玉:"……"
丹陽公主出殯了。
那她是誰?!
下意識地搖頭,她覺得這事太離奇了,離奇得她嘴唇直抖。原地轉了兩圈,她道:"我餓了。"
"啊。"靈秀恍惚地點頭,"奴婢現在就去給您拿吃的!"
懷玉點頭,鎮定地看著這小丫頭跑出去,等看不見人影了,才深吸一口氣,提起裙子就往外沖!
她的身體出殯了,她卻還能說能跳的變成了另一個人,這種事……要是不親眼看看,打死她也不信!
沖出房間,外頭好像是個挺大的宅院,李懷玉什么也沒心思看,一路避開人跑過月門回廊,找到最外頭的院墻。左右看看無人,踩著墻邊堆著的雜物就往上爬。
針線刺繡她不會,但是爬墻打鳥這些事情,她可是比誰都熟悉,盡管這院墻高了些,懷玉還是很瀟灑地攀上了瓦檐,縱身一躍--
然后"呯"地一聲砸落在地!
"??!"痛呼一聲,李懷玉半天都沒能爬起來。
失算了,要是她以前,***這種小事肯定是不在話下,但她現在這身子好像虛弱得很,又不太聽使喚,竟然直接摔下來了,真是丟人現眼。
不過好在,她摔的地方還不錯,比青石磚的地軟點兒,不至于磕傷,只是嘴唇被牙齒給磕破了,舌尖探了探,一股子鐵銹味兒。
"嘶--"真疼!
還不等她爬起來,旁邊寒光一閃,殺氣一瞬而至:"什么人!"
李懷玉嚇了一跳,側頭一看,竟然是個一身玄衣的護衛,橫眉看著她,刀鋒凜凜。
至于嗎?她就是翻個墻而已,又不是行刺誰,這么激動干什么?
身下柔軟的土地動了動。
察覺到了不對勁,李懷玉眨眨眼,緩緩低頭看過去。
有個穿著青珀色織錦軟云服的人被她壓在了身下,玉冠依舊端正,神色也從容不亂,一雙染墨似的眼眸睨著她,像黑龍破浪。有些泛白的唇上染了一抹艷麗的紅,如雪上綻花。
看第一眼,懷玉有點驚嘆,這人真是世間難得的好顏色啊,姿容既好,神情亦佳。
然而看第二眼,懷玉認出了這張臉是誰。
這……這人……
"還不起來?"他冷冷地道。
聽見這熟悉的聲音,懷玉的臉色從震驚到鐵青,跨坐在他身上,不但沒起,反而有想***壓死他的想法。
真是冤家路窄啊,江玄瑾!
漫天的紙錢飄落下來,李懷玉隨手捏住一張,低頭看著身下這人,心里恨意滔天。
世人都說,丹陽公主是因為"謀殺重臣"被新帝怪罪,進而喪命的。然而李懷玉自己清楚她是怎么死的。
她是被這紫陽君江玄瑾害死的!
大興八年三月二十七,宜喪葬的好日子,江玄瑾目光平靜地奉上鶴頂紅,聲音里佛香繚繞。
"恭送殿下。"他說。
懷玉穿著她最愛的瑤池牡丹宮裝,端坐在如意***榻上,大方地接過了毒藥,一飲而盡。
"君上一定要長命百歲啊。"她笑。
這是她最后對他說的一句話,不是柔情繾綣,而是帶著要化為厲鬼報仇的不甘,一字字從牙縫里擠出去的。一邊說一邊在心里發誓,只要還有機會,她一定要讓江玄瑾求生不得求死不能!
現在,竟然當真又遇見了。

春日宴小說在線閱讀

滿街的嘈雜聲,竟被他這一聲呵斥給壓了下來。身邊二十多個蒙面人仰頭看著他,好半天才想起要繼續動手。
"讓開!"離他最近的一個蒙面人盯著他,又是驚訝又是氣憤,"別擋著我們替***道!"
替***道?他冷笑一聲,側頭道:"擾人棺木乃失德大罪。"
"擾人棺木是大罪,可這里頭裝的是個畜生!"那人恨聲道,"江玄瑾,你也知道她有多罪孽深重,為何要攔咱們!"
這群人竟然還叫得出他的名字?江玄瑾眉梢微動,伸手扯了棺槨上燒著的白綢,橫著一甩便將后頭兩個蠢蠢欲動的蒙面人給打下了車。旁邊還有人要爬上來,他側眼,足尖一提便將旁邊的一柄大刀踢飛。
"鏘--"刀鋒凜凜,劈裂青石立住,刀身顫抖不止,發出陣陣嗡鳴。
欲爬車的人驚恐地看著,沒敢動了。
領頭的人當真惱了,橫刀指著他怒道:"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!"
江玄瑾目光平靜地看著他,緩緩開口,聲若擊玉:"不管什么酒,你若有本事讓我吃,那便來試試。"
送葬的長隊被橫切成了三段,前后兩截都被蒙面人堵著,支援不到中間棺槨這一截。旁邊火光洶涌,對面人多勢眾,李懷玉實在想不明白江玄瑾哪里來的底氣說這種話。
他身邊只有一個乘虛而已??!
領頭的人顯然也是意識到了這一點,嗤笑道:"你一個世家公子,學了幾年拳腳功夫,就想以一當百了?既然你非要護著這畜生,那就別怪咱們不客氣了。上!"
最后一個字是朝旁邊喊的,一眾蒙面人聽了命令,立馬毫不猶豫地齊齊往棺槨上沖。
李懷玉很是擔憂地皺起了眉。
別誤會,她是不可能擔心江玄瑾的,只是這打斗在她棺槨旁邊進行的話,棺木得被打壞吧?金絲楠木很難得,壞了都不好換的,今日可是個下葬的好日子,要是錯過了,影響她以后的運勢怎么辦?
看了看那群蒙面人的衣著,再低頭看看自己身上的深色布衣,懷玉靈機一動,打散發髻隨手一綰,撕了衣角就把臉蒙住,貓著腰混進人群里。
江玄瑾已經在與人纏斗,對面"刷"地一刀橫砍過來,他翻身躍下了棺槨,干凈利落地撂倒兩個人,然后奪了把長劍,與乘虛配合著殺出一塊兒立足之地。
周圍那么多人,過了十幾招,竟沒人能讓他見血。
領頭的人愕然地看著包圍圈里那青珀色的身影,又氣又敬畏:"君上,你是個好人,做什么非要來淌這渾水!"
"國有國法,禮有禮規。"劍尖劃破一人膝蓋,江玄瑾回答他,"丹陽已經伏法,你們這種行為,是在與朝廷作對。"
"她死了就夠了嗎?"領頭人怒道,"平陵君何其無辜,被這女人害得死無全尸!張內侍好歹也是侍奉先帝的忠奴,被她讓人從前殿拖到宮門口,凌遲至死!她把持朝政,置瘟疫七縣百姓于不顧,視天下蒼生為螻蟻!這樣的人,不五馬分尸,何以慰藉天上英靈!"
看他一眼,江玄瑾神色微動,似乎像是被說服了。
領頭人大喜,連忙朝他走近一步:"君上也是國之棟梁,丹陽公主還是您親手送的毒酒,您……"
他想說,您也應該是恨她的吧?
然而這話還沒說出來,一把長劍就如游蛇一般,飛快地橫到了他的咽喉間。
"讓他們退了吧。"江玄瑾淡淡地道,"再纏斗下去,你們也只會是被包圍的下場。有我在,你們動不了這棺槨。"
"你!"領頭人臉色鐵青,"你這是是非不分!"
是非?江玄瑾看他一眼,道:"我分得比你清楚。"
冷笑一聲,領頭人任由他挾持自己,怒喝道:"大家上!先把那棺給拆了,別管我!"
"是!"旁邊的人應了,分五人圍住江玄瑾和乘虛,其余的人跑去另一側,舉起鐵鍬就要砸棺。
江玄瑾神色一緊,收手就想去攔。
然而,旁邊的領頭人像是早算準了他的動作,翻手抽出掌心的匕首,扭曲著一張臉吼道:"既然你要護著這畜生,那就一起去死吧!"
"君上小心!"
殺氣凌然而至,江玄瑾回頭,已經是來不及躲避。
電光火石之間,人群里卻突然躥出來一個人,手持一根不知哪里撿來的木頭,快狠準地砸上了領頭人的后腦。
"呯!"一聲悶響,那人的匕首停在了江玄瑾后腰前一寸,身子晃了晃,踉蹌兩下,不敢置信地回頭看向身后。
江玄瑾微微一愣,也跟著抬頭,就看見一個身材嬌小的蒙面人瞪著一雙杏眼看著領頭人,見他不倒,立馬又補了一棒子。
"咚"地一聲,領頭人終于不支倒地。
李懷玉有點恨鐵不成鋼地踹了他一腳,太沒出息了,出手怎么這么慢呢?她一直沒急著動手,就想著能一石二鳥,結果這人手短動作又笨,江玄瑾都側身避開要害了,他就算刺中也殺不了他。
那還不如她來送個人情了。
"你……"江玄瑾疑惑地看著她,正想開口問話,那頭砸棺的鐵鍬卻是已經落下去了。
瞳孔一縮,懷玉反應極快,操起木棒猛地一扔,打落了其中一把鐵鍬,然而其余的就沒辦法了。
"快去攔著呀!"她推了一把江玄瑾。
被她推得踉蹌兩步,江玄瑾來不及多想別的,撐著棺槨越身過去,與那邊砸棺的蒙面人繼續糾纏。
"君上!"前頭帶隊的虎賁中郎將終于沖破了堵截,帶著人支援過來。一看江玄瑾被包圍了,嚇得臉色發白,連忙喊,"快救君上!"
懷玉忍不住翻了個白眼,心想也虧得江玄瑾功夫不錯,以他們這種救人的速度,真換個本事不夠的人來,棺材就又得多一副。
眼瞧著形勢逆轉了,這群蒙面人也不傻,立馬扛起他們的領頭人,邊戰邊退。
"哎哎,他們要溜,堵住前頭那巷子口!"懷玉喊了一嗓子。
江玄瑾側頭看她,總算是認出了聲音:"是你。"
一把扯了面巾,懷玉笑瞇瞇地朝他揮了揮手:"這么快又遇見了,咱們還真是有緣啊。"
想起這人方才那毫無規矩的舉止,江玄瑾皺了眉。
他可不覺得這是什么緣分,反而覺得面前這人古里古怪的,看他的眼神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。說是恨,可她分明笑瞇瞇的,但要說欣賞愛慕之類的,那也絕對不像。
她是不是……認識他?

小編傾心推薦

春日宴小說是近期非常受歡迎、深受讀者喜愛和追捧的一本小說,全文內容描寫新穎非常吸引眼球 , 歡迎喜歡本文的小讀者來 未來軟件園閱讀!

APP閱讀器下載下載閱讀器,全本隨心看
立即下載廣告
{ganrao} 大唐盛世棋牌游戏最新版 熟客一温州麻将 微乐吉林棋牌 天天彩选四今天开奖 白姐三肖一码资料 大富豪捕鱼官网 广西麻将 九天棋牌游戏? 中赚网论坛 gpk炸鱼来了技巧规律 英超转播权 微乐四川麻将下载安装 五分彩全天计划软件 免费一码大公开网站 贵州麻将通三是什么意思 喜迎棋牌官方网站